相关文章

厦门钨业或隐身掌控世界最大钨矿 高管实际管理巨通

来源网址:http://www.weichen.cn/

国土资源部网站一则“世界最大钨矿”的“头条”消息,将厦门钨业(600549.SH)引入了“舆论的旋涡”。

该消息称,江西省武宁县大湖塘钨矿已探明的钨矿储量高达106万吨,潜在经济价值为3000亿元,并称厦门钨业参与九江的合金项目及钨矿勘探工作。

厦门钨业6月6日晚间发布公告,紧急撇清自己与“世界最大钨矿”的关系,称未投资参与江西武宁大湖塘钨矿勘探开发,而投资参与武宁县大湖塘钨矿开发的为其兄弟公司厦门三虹钨钼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厦门三虹”)。

但《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厦门钨业董事长刘同高不仅为“世界最大钨矿”矿主江西巨通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江西巨通”)的法定代表人,厦门钨业的多位高管也是江西巨通的董事。而厦门钨业与厦门三虹共同实际控制人福建省冶金(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在其网站称自己拥有全资、控股、参股的企业18家,然而这18家企业中却没有厦门三虹的影子。

在厦门钨业、厦门三虹以及江西巨通扑朔迷离的股权关系中,“世界最大钨矿”的探矿资金来源也成了谜团。

厦门三虹“适时”介入世界最大钨矿

即使厦门钨业声称未投资大湖塘钨矿,也无法改变一个事实:江西巨通的产能预期将由此增大,厦门钨业将获得更充足的供应,“自给率”将剧增。

传说中的“世界最大钨矿”——武宁大湖塘钨矿矿区位于江西省西北部、赣鄂边界的武宁县城南西,与修水县、靖安县交界处的九岭西,海拔标高1200米以上,距武宁县城71公里。

据6月5日国土资源部网站上的消息显示,大湖塘钨矿已探明的钨矿储量高达106万吨,潜在经济价值为3000亿元,并称厦门钨业参与九江的合金项目及钨矿勘探工作。

江西地矿局副局长余忠珍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106万吨的概念也非三言两语能说清,“储量由级别、矿石品位(矿石品位,指单位体积或单位重量矿石中有用组分或有用矿物的含量——记者注)来确定的”。余忠珍告诉记者,已探明储量并不等于“可开采量”,他们目前还在进行更深层的勘探工作,投资方还没有进行开采。

厦门钨业证券事业部负责人则在回应“3000亿”传闻时称,即使以106万吨钨金属储量计算,其实际价值也不足1500亿元。况且,厦门钨业并未投资大湖塘钨矿的勘探工作。

记者在江西巨通内部获知,江西省地矿局916大队在大湖塘钨矿北区石门寺矿段探明钨金属量75.85万吨,平均品位0.185%;共伴生铜金属量37.29万吨,钼金属量3.17万吨,银金属量422吨。而赣西北大队在大湖塘钨矿南区探明钨金属量30万吨,平均品位0.174%。伴生铜金属量24.36万吨。大湖塘钨矿(多金属矿)总计探明的钨金属储量105.85万吨,超过江西总保量,并成为“世界最大钨矿”。

不过即使厦门钨业声称未投资大湖塘钨矿,也无法改变一个事实:江西巨通的产能预期将由此增大,厦门钨业将获得更充足的供应,“自给率”将剧增。

厦门钨业曾与江西巨通于 2011 年8 月签订《长期采购协议》,向江西巨通采购钨精矿,协议有效期限至2014年8月。2011年厦门钨业向江西巨通采购钨精矿的关联交易金额为1.03亿元。

在与厦门钨业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江西巨通到来之前,大湖塘矿区原本有六家企业开采。分别为武宁县国有钨矿所属的石门寺钨矿、大湖塘钨矿、大岭上钨矿、狮尾洞矿区及石门楼镇集体钨矿一矿区、二矿区。

2006年2月开始,武宁县对矿产资源进行整合,将上述六大矿区整合为大湖塘钨矿南区、北区,两本采矿权证都交给了江西巨通。

大湖塘钨矿的勘探、开采大致经过三个阶段,即1957~2006年小规模开发期,2006~2009矿产资源整合期及2010~2012大规模勘探期。江西巨通出现在第二期,而厦门钨业及厦门三虹出现在第三期。

厦门钨业高管身兼三职实际管理江西巨通

在厦门钨业董事长刘同高担任江西巨通董事长之前,厦门钨业副总裁、董秘许火耀及副总裁黄长庚就已经是江西巨通的董事会成员。黄长庚的身份是董事,许火耀为“其他人”。

6月7日,阴雨中新落成不久的江西巨通办公大楼显得有些冷清。这幢形制类似于政府办公楼的建筑,位于江西武宁县万福工业园区西北角,与周边厂房有明显区别。

如今坐落于此的江西巨通掌握着“世界最大钨矿”采矿证。2006年2月,武宁县对矿产资源进行整合,并将整合后的大湖塘钨矿南区、北区两本采矿权证都交给了江西巨通。

江西巨通综合部负责人朱先生对记者说,他们是在今年3月份开过董事会后才搬进来办公的,原江西巨通的诸多高层亦在此次董事会前后进行了调整。

之前的江西巨通成立于2005年7月,由北京巨典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巨典”)、程翔、黄宁三方出资2000万元成立。其中北京巨典出资1530元,持股51%。北京巨典的投资方为刘典平、麻建华、宋玉芹,其中刘典平持70%股权,麻建华、宋玉芹共持有30%。

江西巨通的原控股方北京巨典其身份也颇有些蹊跷。根据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南昌办事处在2010年11月3日发布的“债权资产处置公告”,北京巨典“为刘典平转移资产逃避债务的空壳公司”,“除对外投资形成股权外,该公司无其它资产”。

据武宁县国土局的知情者称,江西巨通原法定代表人刘典平为武宁本地人。而江西巨通掌控大湖塘钨矿的过程也颇为“传奇”。比如,程翔(音)将其拥有的一处钨矿资产仅以100余万元的价格转给了江西巨通,江西巨通获得六大钨矿的开采权花费并不大。

在收购武宁县六大钨矿后,江西巨通各股东于2006年7月18日、2007年4月26日两次对其进行增资,直至2010年5月厦门三虹的出现。

资料显示,厦门三虹是由原厦门钨业以分立方式设立的企业,于2000年4月24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刘同高,注册资本为人民币4.77亿元。

而在厦门三虹进入之前,江西巨通的股权结构为北京巨典投资6503.55万元,持股88.12%;黄宁投资728.85万元,持股9.876%;叶莲花投资147.6万元,持股2%。

厦门三虹花费2214万元向北京巨典投资购得其持有的江西巨通30%股权后,北京巨典的持股比例降为58.12%。

3月20日,江西巨通进行了第一次股权变更登记。变更后,北京巨典及刘威合计58%的股权由昆山巨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昆山巨通”)受让。至此,昆山巨通成为江西巨通的实际控制人,刘典平由此“淡出”。

一个多月后的4月27日,江西巨通的法定代表人由刘典平变更为刘同高,后者同时兼任厦门钨业和厦门三虹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在江西巨通总部,前台工作人员正忙复印《采矿权证》等证照,证照上名字虽然是刘典平,但工作人员称“刘总不来这儿上班已经很久了”。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刘典平到珠海去了,基本不在武宁”,厦门钨业已对江西巨通行使实际上的管理权。

据了解,江西巨通的高层管理者多数已调换,其总经理郭天煌同时担任厦门三虹总经理。在厦门钨业董事长刘同高担任江西巨通董事长之前,厦门钨业副总裁、董秘许火耀及副总裁黄长庚就已经是江西巨通的董事会成员。黄长庚的身份是董事,许火耀为“其他人”。

“厦门三虹和厦门钨业分别扮演相应角色,一个是出资人,一个是管理者。”武宁县国土局一位负责矿山管理工作的人士说,厦门钨业是上市公司,“有钱,也有管理能力”。

“厦门三虹出钱探矿,厦门钨业负责管理。”江西巨通引入厦门三虹的资金后,又聘请厦门钨业对江西巨通进行管理,三方是合作关系。

谁出20亿探矿?

厦门钨业与厦门三虹存在同业竞争,未来还将更为明显,而这有违两者分立时签订的《分立协议书》内容。

那么在江西巨通股权不断变更过程中,到底是谁在背后出钱找出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钨矿呢?

根据江西地矿局的说法,其所属的赣西北地质勘探队及916队早在1979年前后就已探明武宁大湖塘钨矿有较丰富的储量。但受制于资金、技术等因素,他们不得不暂时撤下山。

直到三十多年后的2010年3月,江西地矿局“筹得近两亿元资金”后,上述两支勘探队得以重新进驻大湖塘矿区,并进行大规模、系统化勘探。

厦门三虹的介绍资料显示,截止到2010年12月31日,厦门三虹的总资产为32304万元、净资产25727万元,其中货币资金为7292万元。而江西巨通的资料显示,2010年底,其利润不足100万元。此二者能否支付得起探矿资金显然是一个疑问。

此前,为进入上游产业,厦门钨业、厦门三虹联合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五矿有色”)于2011年4月30日与九江方面签订《硬质合金项目合作协议书》,协议投资金额高达40亿元。

厦门钨业于2011年5月4日就此项投资发布的公告称,厦门钨业和五矿有色拟投入20亿元发展钨深加工产业,另和厦门三虹拟投入20亿元以上进行钨资源的勘探和矿山开发。

根据上述和厦门三虹的“20亿投资”计划安排,厦门三虹参股管理的江西巨通投资7亿元,进行大湖塘钨矿南北两个矿区的开采;厦门三虹控股的江西都昌金鼎钨钼矿业有限公司投资4亿元,进行矿山建设。

仅江西巨通方面,厦门三虹在前期勘探及后期的开采投入就超过10亿元之巨。这笔巨资厦门三虹如何拿得出,尚是个疑问。

据当地媒体报道,今年3月15日,江西省省领导在武宁县国际大酒店会见了厦门钨业董事长刘同高。该省领导认为“大湖塘钨矿的发现,倾注了厦门钨业的心血,为此承担了很大的风险,目前已探明的钨矿资源储量,值得庆贺”。

而按照国土资源部6月5日发布消息的内容,厦门钨业既为江西巨通的管理者,也为最终的出资人。这则消息称,“厦门钨业计划总投资1亿元,采取滚动式投入(方式)。厦门钨业的高层发话:生产、采矿让位探矿,宁肯停了生产,也要保证勘查资金及时支付。如今项目做下来,厦门钨业累计投入勘查资金两亿余元”。

此消息又引述赣西北队队长吴剑平及916地质队队长刘显沐说法,称“厦门钨业不仅给两个地质队在技术工作和钻探工作方面开出了不错的价格,还提出了具体的找矿奖励措施”。

江西地矿局有关人士证实,他们迅速探明大湖塘钨矿的储量正是得益于厦门钨业、厦门三虹的人力、资金等方面的支持。

上述国土资源部网站的消息也提到,2010年初,厦门钨业董事长刘同高携相关高层人员先后走访了江西省内的多个地质队,并请来了叶天竺、王保良等国内优秀地质学家对勘探成果进行评审。在确定投资前景后,厦门三虹采用“边发现、边投入”的方式,累计投入勘查资金两亿余元。

在“世界最大钨矿”诞生的消息出来后,厦门钨业迅速在6月6日晚间发布澄清公告,否认参与“世界最大钨矿”勘探,称江西巨通的实际投资者为其兄弟公司厦门三虹。

一位分析师指出:如果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那么厦门钨业就存在管理层侵占股东资产,输送利益给关联方两亿元的嫌疑。

此外还有一个不可回避的“隐情”是,随着厦门三虹介入程度的加深,加之“世界最大钨矿”的发现,厦门钨业与厦门三虹存在同业竞争,未来还将更为明显,而这有违两者分立时签订的《分立协议书》内容。

当时,双方承诺,将不在中国境内外以任何形式从事与对方主营业务,或者主要产品相竞争,或者构成竞争威胁的业务活动,包括在中国境内外投资、收购、兼并与对方主营业务或者主要产品相同,或者相似的公司、企业,或者其他经济组织。

最新的情况是,厦门三虹目前主要从事钨资源勘探、开发,现持有卢旺达鹭翔矿业有限公司100%股权、江西巨通30%股权、江西都昌金鼎钨钼矿业有限公司60%股权。厦门钨业与厦门三虹在钨矿开采方面已经存在同业竞争嫌疑。

未来,如果不进行整合,厦门钨业将不得不面对“违约”的风险。